忘忧草

哈哈哈哈哈哈

《出师表》and元素周期表了解一下?

刚刚收到微信班群的一个通知,开学要面临语数英物理四科测试,so,我...我可能直到开学前的一两天才会继续更回来或者坠寻,请小可爱谅解(不知道学校是怎么想出这种令人窒息的骚操作?!心,拔凉拔凉的~)ค(TㅅT)ค

提前进入中老年养生生活肿么破?!哈哈哈哈哈~

小词一首(原创)

“一个在楼上,一个人在楼下,
一个在房内,一个在车内,
一个人心痛,一个人叹息,
一个人苦涩,一个人孤单......”

坠寻(三)

         张日山在公寓楼下目送着梁湾手捧着一束娇艳欲滴的玫瑰花一步三回头的走回公寓。没有人知道在张会长转身回到车上看过坎肩给他的关于梁湾的资料后,失神地想起了那人,齐越和他的八爷可真是像啊,不过如果是八爷看到自己与其他的人亲密,哪怕是有什么苦衷,也早就会像炸毛了的猫儿冲上前来一通臭骂,然后躲去五爷府上,对自己不理不睬个好几天,也就只有八爷敢这样做了,可是呀,自己就是愿意这样纵容着八爷!
         副官陷入了回忆中,那时的他们是多么的甜蜜啊!张日山宝贝的从胸口拿出一枚被黑绳穿着的玉佩,上面刻着“齐”字,这是八爷当年硬拉着他去逛街市时在桥上给他戴上的,记得自己当时高兴的样子,想着这是八爷与他的定情信物,这是回应了自己对他的爱,副官不停的抚摸着这块玉,突然一声悠长的叹息回荡在车内,谁曾想这是八爷这么多年来留下来的唯一物件了,当年的动荡,一枚空投下来的炮弹就把八爷交给他的所有好东西都给毁了,八爷怕是怨恨他了才会这些年来从不肯见他,哪怕在梦中也没给他留过一言一语,八爷啊八爷,你可真是心狠啊!张日山嘴里喃喃自语道。
         没有人看见公寓楼上的一间暗黑的房间,齐越正呆呆地站在窗边,看着楼下的两人浓情蜜意,八爷不由的苦涩一笑,心里疼的在滴血,手里紧紧地抓住胸前的玉佩,玉佩上刻着一个“越”字,与副官手里的那枚玉佩是一对的,“呆瓜,你莫不是真的忘了我这个故人?看你如今与她人浓情蜜意可真不是个滋味!”八爷何尝不想一直陪在自家“呆瓜”身边,与他一同分担,但是,两人的爱情之间却隔着的许多事事非非,何况是自己一手断了与他的情分,这么多年过去了,怎会想着他还会记得自己这个故人呢?自己不是早就“死”了吗?
        没有人知道当年在长沙城一起走遍大街小巷,一起共患难的齐八爷和张副官如今却成了彼此间最熟悉两个陌生人。
        张日山在楼下的车内待了许久,当他回到那个清冷的大房子中,躺在柔软的床上,陷入沉睡时,八爷却久违地出现在他的梦中,长袍大马褂的,就那样生动地站在他面前,对他说“等我,回来”,自己想要去抱住“八爷”,却也什么也抓不住,副官有些苦涩,从梦中惊醒,副官双手抱膝一个人呆坐在床头直到天亮,又是没有八爷陪伴的一天开始了!

———————————————————————
“一个在楼上,一个人在楼下,一个在房内,一个在车内,一个人心痛,一个人叹息,一个人苦涩,一个人孤单......”

ps:回来(四)怕是还要等,今天吃完饭后听了一首《听说爱情回来过》就突然有了灵感,坠寻(三)就写好了,还诗兴大发的写了一首小词,还行吧?“有一种相见不能见的伤痛”觉得用在这两人身上挺合适的,特别是八爷,开头有点虐,不过放心结局是HE,谢谢支持!

单身狗🐶

玲珑骰子安红豆,入骨相思知不知?

七夕节快乐

“我想买块地。”
“什么地?”
“你的死心塌地!”
一吻成瘾

不是很懂什么图片授权,因为有些图是从QQ看点上看到的,去水印了的,我也不知道原作者到底是谁?如果要这样子的话,那我就把那些图片删了没有问题了吧?

坠寻(二)

         齐越算准了他和副官肯定还会在见面的,却没想到,这么快就在新月饭店又碰面了,也对,今个儿是七夕,那个“呆瓜”为了套取汪家人的消息怎么会放过这样好的机会接近小师妹呢,齐越内心起了几分惆怅,但却不得不面上勾起恰到好处的微笑,向对面的两人打招呼,梁湾一脸激动的盯着自家师兄,真真是“陌上人如玉,公子世无双”!要不是自家师兄早在刚入学的时候就言明心里头早已有人停驻了,自己也想试一试的,不过身边的张日山也是极好的人,长的又高又帅还有六块紧密结实的腹肌,自己还开了一家公司,就连新月饭店这样非达官显贵才能出入的起的地方他也是经常来,家里也是非富即贵,就是不知道未来的家里人好不好相处了,梁湾已经开始幻想着和张会长一起的未来美好生活了,可惜呀!
          张副官拎着自己给梁湾买的限量版包包,看着那张那面带微笑的脸,还有那身温润如玉的气质,真的好像八爷啊!今个又是一年的七夕节,牛郎织女又会在鹊桥的牵引下相会,那八爷,我是不是只能在梦中见你,可惜,你连梦都不给我拖一个,八爷,我真的好想你啊!
          等梁湾从自己的未来美好幻想中脱离出来,就看着身旁的张会长在目不转睛的盯着自家师兄,梁湾不禁有些偷笑起来,她想:张日山这是吃醋了呢!可惜,梁湾不够高,没有直视张会长的眼睛,那眼里深处藏着对活在副官回忆里的那人的五分的宠溺,三分的痛苦,一分的思念,还有一分的孤独!
            齐越就站在副官的面前,怎么会看不出自家“呆瓜”那痛苦、孤独交织着的令他心痛的眼神呢,可是,抱歉“呆瓜”,等我,很快我们就又能在一起了,希望你还记得我这个“老情人”,你,还是我的!打完招呼,客套几句,梁湾甜甜蜜蜜的挽着张会长的手走开了,八爷和副官两人各怀心思的分道扬镳,在副官看不见的身后,八爷就一个人在人潮拥挤的街道上,静静地看了远去的两人的背影,很久很久,齐越自嘲地笑了笑,转身离开,一阵风吹过,齐越忍不住抱紧了孤独的自己,黑色的风衣穿在身上,显得几分消瘦。不知今夜又能否梦到你,我的心上人?

———————————————————————
“无人与我把酒分,
无人告我夜已深,
无人问我粥可暖,
无人与我立黄昏。”———选自刘莱斯《浮生》