忘忧草

晨跑时光

假期日常

留声机:

悄悄地离开,带着一丝清甜。

锦音_:

今天上班的时候打开网易云听到的第一首歌,

就是这首I WISH YOU LOVE

公司的窗外下着绵绵的细雨,

灰蒙蒙的天气,手捧着一杯花茶,

然后就决定今天要给你们分享这首歌。


My breaking heart and I agree

我的心碎了,我承认

That you and I will never be

你和我再也没有可能

I set you free

让我给予你自由

I wish you shelter from the storm

愿你在暴风雨夜有处避难

A cozy fire to keep you warm

温暖的火焰使你舒适

But most of all

但最重要的是

When snowflakes fall

当雪花飘落

I wish you love

我希望你坠入爱河


给你我最美好的祝愿

【香芋】奇闻异事录<乙>

L。:

(被吞了重发=_=)


>>看题可知这一定是不走寻常路的题材,敏感慎入!
>>独立短篇,无后续。


>>友情链接: <甲>篇
----------------------------------------------


#作祟#




“新闻播报,近日帝都发生多起命案,作案手段极其残忍,死者均为男性,警方到现场时发现被害者左胸膛被剖开,皆是心脏被挖除大出血致死。根据初步勘查,该伤口疑似动物利爪所为,具体情况有待警方继续查证......”


“最近这世道也不知怎的,那么不安全!”甄少祥正坐在沙发上看着晚间新闻。“你以后加班回来要小心点啊,要不还是我去接你吧……”


“说你真是杞人忧天,每天这个世界都要发生多少案件,那我们都不要活好了……”于半珊从浴室走出,边擦头发边回应着。


甄少祥转头看见于半珊身着松垮的浴袍,随着走动的幅度隐约可见内里的春光,便再按耐不住,将人揽在怀里细啄起来。


“你真是精/虫上脑啊,天天发情……”于半珊嘴上不饶人,却也顺服地趴在那人怀里任他摆弄。


“那也只对你发情!”说着将人抱进卧室,将满室旖旎关在紧掩的房门里。


 


甄少祥一身舒爽地醒来,发现身边的人早已不在了。手机一震,是于半珊的短信,「我去上班了,看你睡的像猪一样就不叫你了,厨房有早餐记得吃!」


甄少祥心里仿佛也被窗外的阳光射进一般暖洋洋的,穿好衣服坐到餐桌前,细细品味着爱人给自己准备的早餐,虽然只是简单的清粥小菜,甄少祥却觉得比海味山珍更加可口。


甄少祥和于半珊在一起不过三个月的时间,可这短短的三个月却让甄少祥觉得两人仿佛已经相处了三十年一般契合,本应是恋爱热恋期却生出老夫老妻的感觉。其实他本也不是喜欢男人,却莫名只被于半珊一人吸引,或许是双目相对时就被那眼角微微上翘的凤尾给勾了魂,不能自已。


在一起后,甄少祥还发现于半珊其他特别之处,明明不过二十四五的年纪,却喜欢收藏鉴赏和品茶,并且还是行家级别的。另外还写的一手好字,行书尤甚。不同于现代社会浮躁的年轻人,于半珊仿佛湍急洪流中的那一股潺湲的清泉,让甄少祥愈加珍贵。


 


这天晚上有一个重要的客户需要应酬,饭局后被邀请去酒吧续局,看着对方迟迟不肯松口签约,甄少祥只好硬着头皮答应邀请,便发了短信和于半珊说今晚回去晚点。


夜店这地方甄少祥以前偶尔来过几次,自从和于半珊在一起后就再也没来过。想着约莫是于半珊的闲情雅致也顺带着净化了自己的心灵,觉得和对方一起过着看庭前花开花落的平淡日子也幸福足矣。


夜店男男女女觥筹交错,伴随着喧闹的音乐摇摆腰肢,香水味和酒味混杂交织,让甄少祥顿时一阵反胃跑去厕所。就在出来洗手的时候,一阵异香引起甄少祥的注意,那个味道有点熟悉但又陌生,不同于夜店里面浓郁妖艳的味道,而是一股木兰的沁香,和这个纸醉金迷的世界格格不入。


情不自禁一路追随出去,只见是一个留着波浪长发的高挑女子,一身恰好的黑裙将玲珑的身材描绘得淋漓尽致,甄少祥不自觉就上前拍了拍女子的肩。


“小姐?”


“我可不是小姐,先生你找错人了吧!”


转过头的女子也带着一双凤眼,不同于于半珊的,更多了一丝妩媚的性感。听到甄少祥的称呼面露愠色,微微蹙起的眉头带的凤眼更往上扬,在夜店灯光映照下微波流转,愈发撩人心怀。如果没有于半珊,甄少祥估计已经被吸了魂去。


“对不起,我认错人了…”


“没关系...”女人说完就揽过一个男人的手往夜店大门走去。但是甄少祥还在原地怔神儿没发现,女人在经过夜店门口时给他的一个回眸。


 


凌晨两点,带着一身酒气的甄少祥终于回到了家。醉得东倒西歪地连钥匙孔都对不上,捣鼓了一阵还是于半珊从里面开的门。


“舍得回来了?”


“半珊儿~”甄少祥醉酒就会撒娇,说着就把于半珊抱了个满怀。


“你这个醉鬼,离我远点!臭死了!”


“我和你说哦!今天我看到一个女的...长得...嗝...”


“长得很漂亮,所以你看上了?”


“嗯...不是...长得有点儿像你...但是没你好看...”


“你竟然用我和女的比,你是不是找死?”


“死?才不要...我还要和你过一辈子呢……”


说完便睡晕了过去,于半珊只好拖着这个沉重的人到沙发上,湿了毛巾替他擦脸。其间这个人还一直不停地呓语,于半珊贴近听着,嘴角抑制不住地上扬。


“于半珊,我好爱你啊……”


 


甄少祥是在沙发上醒来的,于半珊又已经去上班了,不过依旧给自己备好了早餐,还留下了纸条「醉鬼,醒了记得洗澡吃饭!」。甄少祥向来是有看早间新闻的习惯,将自己打理干净便打开电视,端着豆浆油条吃起来。


“插播一则重大新闻,今早九点整,帝都大桥下发现一具男尸,该受害者心脏被残忍挖出,作案手法同最近的几起盗心案极其相似,据初步判断疑似为同一作案者,警方已到现场进行勘验,更多消息请继续关注本台记者后续报道......”


甄少祥顿觉胃口缺缺,看着屏幕上显示的死者大头照,他竟有点似曾相识的感觉。


“看来最近还是太不安全了,下班还是要去接他回家才放心。”


 


下了班,甄少祥想着于半珊工作一天一定饿了便往附近的点心店走去。甄少祥买完点心返回路上,忽然被一人拉住。定睛一看,那人身着黑色唐装,戴着墨镜,显然一副算命先生的样子。未等甄少祥推搪那人就先开口了。


“先生,看你印堂发黑,双目无神,此乃不祥之兆,十之八九会有血光之灾…”


“你说什么呢!你才不祥!”


“近日市里多发的杀人案你可听闻…”甄少祥心里咯噔一下,“你可知警方为何一直抓不到杀人凶手?”


“为什么?”


算命的凑过头在甄少祥耳边说到,“因为那凶手根本不是人,是妖!”


“怎么可能,现在可是二十一世纪…”


“你可听过狐狸吃心的故事…”


“《画皮》倒是看过…不过那也是假的嘛!”


“真亦假来假亦真,传说修炼千年的狐狸再食用一千颗人心后即可成人…其实类似的案件前几年就有了,不过最近尤其频繁,看来这妖物已经迫不及待了……”


“你到底是算命的还是包打听啊?懂那么多……”


“先生我劝你最好多加小心,唯恐妖物近身伤害……我这里有一枚用七七四十九种精血浇灌的玉佩,最能挡妖邪之物,今天看你我那么有缘,这块玉佩……”


“送我?”


“只收你998!”


“那我不要了,不就一块玉嘛我家多的是!”


“哎哎哎!你不在乎自己也要在乎身边的人不是?妖物伤人可不长眼……”


迈开脚步的甄少祥听到这儿又退了回来,打开钱包,把整好十张毛爷爷递给那人。那人也算是老实,还捣鼓着口袋要找两块钱给甄少祥,不过被制止了。


“看先生如此必定是福泽庇佑之人,这样吧,我再送你一件宝物……”说着掏出一块小镜子,“这可是照妖镜,给你防身!”


甄少祥接过东西,那人便急匆匆的离开了。


 


于半珊远远就看见了甄少祥那风骚的车和车门边那风骚的身影,赶紧迎上去。


“都说不用来接我了…”


“担心你嘛…对了,今天我遇到一个高人,给了我一块玉,说是能挡血光之灾的…你拿着…”


于半珊也没接过,只是困惑地看着甄少祥问道,“什么血光之灾?”


“近日不老是出现被挖心的尸体嘛…我担心你……”


“就这事儿?还高人呢,这块玉你花了多少钱?”


“没多少……”


“快说!”


“1000……”


“你是不是傻!这块玉我看着一张毛爷爷都不值!你被骗了都不知道!”眼珠一转,又说,“况且,这块玉的来头你都不清楚…玉石是有灵性的,万一是他从死人身上偷来的,你也不怕触霉头?”


甄少祥知道于半珊对藏品一类的东西有研究,听着他说的话觉得更邪门儿了,赶忙把玉包好扔了…


“看你以后还敢不敢乱花钱!”


“我错了……”


“算了,就当是吃亏买教训了!”


 


晚上睡前,甄少祥和于半珊聊到今天那个“高人”说的狐妖作祟的事,于半珊翻了翻白眼,手指推了推甄少祥的额头。


“喂,这种你都信?不编点可怕的故事怎么骗你钱,我说你就是太善良!”


“不过也是蹊跷,最近发生那么频繁警方竟然一点进度都没有...”


“破案是警察的事,你过好你自己的生活就好了。”


“哎就是担心你嘛,如果发生在你身上我真的会...”甄少祥抱紧于半珊,无比认真道,“会活不下去的!”


于半珊低着眼思忖良久,缓缓开口,“你说如果今天那个人说的真有其事,那个妖怪说不定也有难言之隐才急着要变成人的呢……”


“你怎么忽然那么说,不会是真有其事吧?”


“随口说说,我又不傻,这个世界怎么可能有妖魔鬼神存在?”于半珊摇摇头,回抱住甄少祥,深深吸嗅他身上独特的香气。


“话说回来,半珊,我倒觉得你长得有几分像狐狸呢!”


“你说我是狐狸精?”


“这是夸你长得好看...“


“如果我是就第一个把你心脏挖出来吃了!”


“还用你动手吗,这颗心不早都是你的了!”


“那我就恭敬不如从命了...”


于半珊翻身跪坐在甄少祥身上,俯下头贴上那人的脖颈,吸/ 吮着喉上的突起,听见那人发出的低喘,得意地笑笑,又伸出小舌顺着脖子一直往下舔/ 舐,留下一路水色。最后停在胸膛左侧心脏的位置轻轻打转。


“那我就开动了!”


于半珊就着趴着的姿势抬头眯着眼睛对上甄少祥已充血的双眸,低沉的声音极尽撩人。又迅速低下头在刚刚停留位置用力咬了一口,留下不浅的两排牙印,顿时惹得甄少祥一阵颤抖,再也忍不住把人翻身在下狠狠欺负起来。


......


又是一个周末,甄少祥闻着门外传来的饭菜香便醒了。难得的周末,两人吃了早餐后懒洋洋的窝在沙发上看电视。


“插播一则重大新闻,今早七点,在森林公园后山发现一具无心男尸,此案已经是今年第十个案件……”


甄少祥看着屏幕上的尸体,虽然血腥部位打了马赛克,但那身衣服他记得清清楚楚…


“这个……就是上次我遇到的那个高人!”


“哦。”脸上看不出一丝波澜。


甄少祥从于半珊的语气中听出了些许不妥,好像他早料到这事似的。


“你早知道了?”


“什么?”


“那个人会死……”


“我叫于半珊可不是于半仙,多行不义必自毙听过吗?”于半珊挣开怀抱,缓缓往卧室走去,“一大早真不吉利,我要去补觉了…”


这时甄少祥似乎被什么硌了一下,掏出口袋一看,还是上次那个人给的所谓的照妖镜,鬼使神差地就往周围照了照,镜子映出也只是毫无二异的家具,还有于半珊那慵懒的身姿,也没什么奇怪的东西......


看来那个人还真是个江湖骗子。






---------------------------------------------- 
作案手法Tips: 1、尸体均为男性   2、同样有凤眼的女人,熟悉的味道,最后的回眸     3、于半珊开门的第一句话   4、于半珊补觉




又来开黑脑洞了╮( ̄▽ ̄"")╭  


Bug是我的,香芋是大家的,笔芯💗



尧九儿:

秋天的胡杨林。去的是轮台胡杨林,可能因为那里是沙漠干旱区,所以虽然是大晴天,天空也是灰的。画的时候也不想胡编乱造个美丽的天空,相反觉得留白更有意思。。。

廿敛牛廿:

陪你看星星看月亮,从诗词歌赋谈到人生哲学,从牛奶面包吃到番茄薯片。

吃得一脸萌比的小雨哥哥与一脸严肃偷薯片的胖儿。